知识

呼应数字时代的技术有机形态

作者:admin 2020-10-28 我要评论

拉希德为自己的设计语言创造了一个新词Techorganic,那是有机形态与技术、人体工程学的相遇之处。 拉希德幻想着在乡村为自己建造一栋经济节俭的未来派房屋 图片...

拉希德为自己的设计语言创造了一个新词“Techorganic”,那是有机形态与技术、人体工程学的相遇之处。

 

拉希德幻想着在乡村为自己建造一栋经济节俭的未来派房屋

 

图片版权/ (c)Karim Rashid

卡里姆·拉希德(Karim Rashid)今年已经60岁了,他在公共场合总是只穿粉红和白色的衣服,因为“粉红是一种积极、浪漫、充满激情的色彩,而白色是它的另一面”。粉红毛衣搭配白色T恤,有时候是一身粉色或白色的西装套装,加上造型夸张的白色边框眼镜,难免让人觉得他是那一类泡沫经济时代受瞩目的明星设计师,擅长操纵公共媒介,也许还有一点夸夸其谈。

然而,几个有说服力的数字可以破除这种外在形象带来的误解。自从1993年在纽约开设个人事务所以来,他的工作室已经完成了3000多种被生产的物品设计,除了日用产品之外,还涉及展陈设计、室内设计及建筑等,项目遍及全球40多个国家和地区,获得过300多个奖项。

最近,那个引以为傲的获奖清单中又增加了一项:由芝加哥雅典娜建筑与设计博物馆颁发的2020美国设计奖(American Prize For Design),被认为是美国设计领域最负盛名的奖项之一,前两届的获奖者包括英国建筑师诺曼·福斯特以及意大利建筑师、法拉利跑车设计师弗拉维奥·曼佐尼。

拉希德获得这一“终身成就奖”的主要原因还是超乎寻常的多产,雅典娜博物馆总监克里斯蒂安·纳基维奇-莱恩(Christian Narkiewicz-Laine)评价说:“拉希德拥有超级自我驱动的能力,他的设计世界是一个多变的万花筒,有色材料在三棱镜之间不断旋转扭曲,产生无穷无尽的可能性。他的灵感来自全球设计进程的地图——使材料感官化的新型塑料和成型技术,跨越国界的思想交流,推动发挥创造力的大都市空间体验,以及20世纪、21世纪一些重要设计师视觉语汇的影响。”

外形圆润的Bump手机充电器

 

Artemide Nearco吊灯具有多变的形状

 

拉希德承认自己的身体内部存在着这种怪异的驱动力,“总想做一些独创的东西,能够触及人们从微观到宏观的整体体验”。他回应说:“设计是我毕生所爱,比起工业设计师,我认为自己更像是文化塑造者,试图从诗意、美学、体验和情感等各方面美化和提升生活。”

无论产品还是空间,这数千个的设计保持着一致的属性,可以用同样的词汇来描述:明亮的色彩、流畅的曲线形式、接近雕塑的有机形状,像是人的身体的延伸。这些形式中包含了明显的动感与速度感,似乎能够以最小阻力在空间中迅速移动。

他把他的设计哲学定义为“感性极简主义”,用一种感性、简约的设计语言,编辑和记录我们正生活其中的当下时期。数字工具同样快速有效,开发出适应性强的流线型设计语言之后,就能够在概念、对象和材料之间轻松切换,让多个项目保持一致的外观。

荣获2020美国设计奖的多产设计师卡里姆·拉希德

 

早期为芬兰Umbra公司设计的嘉宝垃圾桶已经清晰体现出这些特征,那是一件多种色彩的塑料垃圾桶,好莱坞明星葛丽泰·嘉宝(Greta Garbo)一张穿无肩带晚礼服照片中的轮廓剪影,启发了它的性感外形。从1996年以来,嘉宝垃圾桶已经售出200多万个,并被纽约MoMA当代艺术馆纳入永久收藏系列。

最近几年,他的新设计依然层出不穷,其中有可以从水龙头直接接水饮用的Bobble过滤水瓶;漂浮结构的Aperture壁镜,配有由传感器触发的LED光源;外形圆润的Bump手机充电器,用于消除电源线的缠结;未来派外观的铝制Cyborg台灯,像是被简化的三足水母;还有3M胶带切割器和便利贴盒,与嘉宝垃圾桶一样,属于重新设计那些通常被忽视的日用品。

从生活经历看来,他是真正的世界公民:1960年出生于开罗,在英国和加拿大长大。从渥太华卡尔顿大学获得工业设计学位之后,在意大利那不勒斯师从孟菲斯集团创始人埃托尔·索特萨斯(Ettore Sottsass)进修研究生,之后定居纽约,经营自己的工作室。他说他的身上总共有12个文身,分别来自东京、旧金山、纽约、伦敦、芝加哥等不同城市。

从索特萨斯那里,他学会“必须理解产品中所包含的明显人性问题,例如情感、易用性、技术进步、幽默感以及积极向上的精神等等”。他还曾在米兰的亚历山德罗·门迪尼(Alessandro Mendini)和鲁道夫·贝内托(Rodolfo Benetto)——两位以丰富大胆的色彩运用著称的设计师——工作室工作。

至今,他的身边仍然保留着索特萨斯的花瓶和其他一些孟菲斯作品,“看他的作品带给我极大的快乐,驱使我创造出同样可以让人快乐的物品”。对粉红、白色的偏爱也是因为这些颜色所具有的活力和能量,能够让人产生幸福感与积极乐观的情绪。

可以从水龙头直接接水饮用的Bobble过滤水瓶

 

柏林nhow酒店的室内设计中,就大量使用了这两种醒目的颜色。内嵌灯光的粉色流线型玻璃纤维雕塑前台,客房里用作背景板的数字波普艺术品,流线型的玻璃纤维早餐台同时是一件雕塑品,陶瓷地砖和地毯上的波纹图案代表数据的数字化转存。

虽然拥有丰富的多元化背景,他少有怀旧之情。“我讨厌怀旧和重复历史,设计是基于当代标准,而不是基于引入历史语言或参考。它只和现在有关,那些真正受当代启发的物品、空间、场所和精神。”

在《技术进化论》一书中,他分析过当代设计产业的运行规则。如今的诗意设计基于众多复杂的标准:人的经验、形式愿景、身心互动、社会行为、全球经济和政治问题以及对当代文化的理解和渴望。制造业则基于另一组集体标准:资本投资、市场份额、生产容易程度、传播分销、维修服务以及生态问题和可持续性等。这些定量因素的多重组合影响着商业、品牌和价值,由此塑造出产品、物理空间、视觉文化和当代体验等。

虽然设计经常与风格、样式、审美等主题联系在一起,他认为,“工业设计事实上是由拥抱新技术的设计师推动,无论这种新技术是材料、生产方法还是机械发明。因此,未来的创新同样取决于设计师如何接受和使用新技术”。

Kaj手表表盘上出现了拉希德的自创符号

 

Purho国王系列粉红色花瓶

 

上世纪一些重要的标志性作品,大多数是受技术与工具发展的启发。例如,马塞尔·布鲁尔(Marcel Breuer)的钢管椅第一次使用了自行车工厂中的弯曲钢管;阿尔瓦·阿尔托(Alvar Aalto)的曲木扶手椅借鉴了当地污水处理厂的木质污水管;第一款塑料模压一体式椅子的出现得益于树脂技术和注塑机技术,产生以往不可能制造的新形状。

拉希德与意大利家具公司B-Line合作过一款用硬质聚氨酯制作的Hoop椅,椅壳厚度只有4毫米到6毫米。作为一种高科技聚合体,聚氨酯虽然厚度很薄,却有很高的表面硬度,能够抵御潮湿、过高或过低的温度,而且100%可回收。Hoop椅的加工工艺也不是常规的注塑成型,而是RIM反应注塑成型,一种制作面积更大、同时节省能源的特殊方法。

如今,新型的塑料材料是由甘蔗衍生的高分子聚丙烯,或者可生物降解的有机聚合物制成。还有一种液晶聚合物,表面有一层超薄纳米层,可以提供热量、冷却以及改变颜色等。今年由于新冠疫情被困在纽约市,他幻想着在乡村为自己建造一栋经济节俭的未来派房屋,用到这种新材料。

这一梦想住宅“圆盘屋”发布在他的Facebook上:一个奇特的圆柱体结构,拥有360度的全景景观,四面都是玻璃幕墙。中央立柱不仅提供整体支撑,里面还运行着电气、供暖、通风、空调、水暖等技术设备。圆盘屋面积超过200平方米,分为上下两层,圆形游泳池围绕在房屋四周。“圆盘屋的昂贵版本就是使用纳米液晶聚合物,只需轻触开关,就能让玻璃变得不透明。不过也许也没有必要,因为它的周围都是树林,我完全可以在清晨的日光中醒来。”

拉希德擅长造词,他为自己的设计语言创造了一个新词“Techorganic”,一种非定形的、柔软的、抚慰人心的形态。技术有机是有机形态与技术、人体工程学相遇之处,形成感官化、人性化的工业世界,其中再注入一些幽默感。技术有机形态与数字时代如何影响人们对物理世界的感知和反应有关,使产品、建筑与数字时代产生直接的相关性。

未来派外观的铝制Cyborg台灯像是被简化的三足水母(左),环形灯头的粉红色Fontana Arte Kinx台灯(右)

 

流线型语言贯穿着韩国Amoje餐厅的设计

 

由柔和线条和色彩构成的Kurl玻璃书架

 

20世纪80年代末90年代初后结构主义理论的高潮时期,受德里达、德勒兹等法国哲学家的理论启发,他就试图从当代现实的复杂性和变化本质中找到一种视觉相似物,从哲学层面审视设计在日常生活中的位置。以往的设计主要集中在视觉和触觉领域,新媒体和新技术所孕育的活力,可能会反过来作用于产品和空间。数字时代创造了一种新的超敏反应,与人的感官之间更加奇特的联系,也许也更加符合现今的生活需求。

一个有代表性的案例就是那不勒斯大学地铁站的翻新设计,尝试用创意概念来传达和体现数字时代的知识、创新和移动性。那不勒斯已经不只是意大利历史悠久的南部城市,而是与世界各地相互连接的多元文化社区。大学地铁站是这种新状况的隐喻,代表不断变化的意大利。

另一方面,地铁站的站台是人们度过静态时间的地方,“我们利用从广场到地铁平台的下降,代表大脑思维状态的转变,通勤者从忙碌的大脑状态转向更宁静的思维状态”。

从地面、墙壁到天花板,地铁站被转化成一个色彩和波纹图案包围的空间,变化的数字艺术代表数据时代的动态多维信息。雕塑和图形作品排列在自动扶梯上,车站大厅后壁有一面不断变化图形的透镜墙,正对着一个代表大脑神经元及突触的抽象雕塑。各层平台之间的电梯下降和上升时,台阶上出现但丁和比阿特丽斯的抽象肖像。

 

诱惑度假村/Temptation Resort

“对于墨西哥坎昆诱惑度假村的设计,我的出发点是人的身体线条、人们之间的互动以及将人们聚集在一起的想法。我围绕着连接的概念设计了空间,酒店大厅、游泳池等公共区域大量使用圆形的、柔和的形态,还有受墨西哥文化启发的明亮色彩。所有的物品和空间都有它的语义,会和我们说话。空间、材料、家具、线条、色彩、纹理等多种因素叠加在一起,触及人们的感官与情感,产生在家中不曾有过的体验,成为一种难以忘怀的公共记忆。

如果我们希望从精神上、身体上获得自由,就必须避免平庸的空间规划方法,突破二维世界的局限。如今,我们拥有一些没有被真正开发的技术,例如VR技术,设计的感知因素和其他维度没有被充分利用。很多时候,设计师不是从维度空间进行思考,仍然在使用模拟的设计方法。”

带挂钩的锅具/Hook Pans for TVS

“厨房是每个家中繁忙的空间,当代室内设计经常把它处理成接待区,炊具也就变成了房间中的焦点。为意大利炊具品牌TVS设计一个高规格铝材锅具系列时,我希望想象出一个锅并不存在的世界,用获得专利的导轨和挂钩解决了这一问题。

汤锅的锅盖上附加浅绿色的挂钩,平底锅带洞孔的手柄是相同的材质和色彩,它们都可以统一固定在厨房墙壁的导轨系统上。这些产品的使用中包含了个人仪式、家庭温暖、爱的代码以及情感的传递等内容,我有责任通过设计来回应这些问题。”

色彩/Color

“我喜欢色彩,这种对色彩的热爱也许与我的天性有关,我父亲是一位抽象画家,他的画布上有300多种不同色彩。我总是对别人说:用色彩表达自己吧,不要害怕明亮的橙色椅子,将墙壁粉刷成绿色,彩色玻璃在浴室看起来非常棒。

我们用肉眼可以看到1.7万种不同的颜色,色彩可以迅速改变人们的情绪、心理和精神状态,它又直接与数字时代密切相关,用电脑制作的图片总是多姿多彩的。记得上大学时,老师都是受包豪斯主义建筑学的影响,要求我们制作的模型必须是灰色、黑色或白色。如今在建筑和产品设计中,色彩越来越被广泛接受,你可以买到一台粉红色的尼康专业相机,这在过去是闻所未闻的。”

卡里姆符号/Karimagologos

“我虽然出生在开罗,只有一岁时我们全家就离开了,直到45岁,我才第一次重新回到开罗,立刻感觉到这座非凡城市的活力流淌在我的血脉中。不能说,我的埃及遗产有意识地影响了我的设计观念,也许只是在潜意识中。例如大约10年前,我突然意识到,我自创的符号Karimagologos就类似埃及的象形文字,之前我从未想到过这一点。

20世纪80年代中期,在为美国Black & Decker公司设计电动工具时,我自创了一个符号嵌入塑料模具中,用来标记我的作品。后来,我陆续开发了50多个这样的符号,每一个都有特定的含义,我把它们称为Karimagologos,并让它们在某些情况下,偶然地进入作品中。”

塑料/Plastic

“很早之前,我就被塑料的质地和形态所吸引。十几岁的时候,我的卧室里有许多鲜艳的塑料产品,如Howard Miller的橙色超大闹钟收音机,Braun的浅蓝色塑料台式风扇,Claritone的白色塑料立体音响,Kartell温暖的黄色蘑菇灯,还有可拆卸的粉红色塑料国际象棋桌,绿松石色的乙烯基立方体矮凳等等。

我在很多设计中都使用了塑料,我将它视为一种充满活力的当代材料:轻质耐用、柔软易变、可延展、可回收等等。因为它的出色性能,借助滚塑等新技术,我可以制作出前所未有的有机形状,产品的价格也是大多数人负担得起的。设计曾经只为极少部分精英人士服务,过去20多年,我努力工作就是试图让它成为一个公共主题。”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相关文章
  • 被生活困住了,该怎么办

    被生活困住了,该怎么办

  • 呼应数字时代的技术有机形态

    呼应数字时代的技术有机形态

  • 老钱与新钱的时尚观

    老钱与新钱的时尚观

  • 文科生让科技更有人性?

    文科生让科技更有人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