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识

真正的法式风格,一点都不“凡尔赛”

作者:admin 2021-04-03 我要评论

文 Elise 站在鄙视链顶端的果然还是法式家居。 人们想知道怎样才能活出法式风格。/Pexels 《艾蜜莉在巴黎》算得上是去年Netflix 最火的剧了。全剧造型由曾经打造...

 
文 Elise
 
 
 
站在鄙视链顶端的果然还是法式家居。
 
 
 
 
 
人们想知道“怎样才能活出法式风格”。/Pexels
 
 
《艾蜜莉在巴黎》算得上是去年Netflix 最火的剧了。全剧造型由曾经打造《穿普拉达的女王》和《欲望都市》的当代时尚教母帕特里夏·菲尔德(Patricia Field)担任。但是,观众对于剧中艾蜜莉的法式风格造型却有不少争议,讨论的重点在于到底什么才是法式风格。
 
 
人们对于法式风格的痴迷程度,除了想知道“怎样才能穿得像法国女人”,还想知道“怎样才能活出法式风格”。翻翻Instagram上面的#Frenchchic(法式时髦)标签就知道,现在主流的法国博主一般都不会像剧中的艾蜜莉那样打扮:她们的穿着极简随性、云淡风轻,而不是艾蜜莉那样“用力过猛”。
 
 
近些年来,国内流行的“新法式”在称呼上其实也并不准确,这种刷屏小红书的“新法式”风格主打白色雕花的天花板、石膏线墙壁、天花板和墙壁连接处的角线装饰、鱼骨拼的橡木地板以及大理石壁炉。
 
 
用力过猛的国产“凡尔赛风”豪宅
 
 
“凡尔赛文学”爆红网络引发人们对于物质至上主义和阶级焦虑的反思。而现实中的凡尔赛宫的确是奢华生活的代表。宫内陈列着来自世界各地的珍贵艺术品,其中有远涉重洋的中国古代瓷器。
 
 
 
 
 
凡尔赛宫——奢华生活的代表。/Pexels
 
 
皇家画家、装潢家勒勃兰和建筑师孟沙尔合作建造的“镜廊”是凡尔赛宫内最亮眼的装饰。它全长72米,宽10米,高13米,联结两个大厅。为了让贵族们无死角无时差地围观豪宅,法国国王路易十三在最出名的镜厅内,装上能插1000多支蜡烛的水晶灯,夜里都能把大厅照得熠熠生辉。
 
 
然而法式风格来到国内后似乎跑偏了,并在伪“凡尔赛”的路上越走越远。
 
 
在国产家具制造业刚刚兴起的时候,“法式”二字成为欧洲风格的主推宣传标签。曾几何时,但凡富丽堂皇的欧洲宫廷风格都会被扣上“法式”标签。餐桌椅要么是镀金的,要么是白橡木,然后统一搭配以弧形扶手或椅腿。电视墙和沙发带有法式描金的勾边,富贵之气彰显无遗。
 
 
暴发户们争相把家里装修成了迷你版凡尔赛宫,用一种极为表面化的金碧辉煌来体现优越感。就算没有别墅,大平层也能被装修成宫殿。普通的商品房只有2.8—3米的层高,却硬是在客厅上方吊一盏巨大的吊灯,仿佛小宇宙在爆发能量。房子没有足够高的天花板以及合适的格局,导致巴洛克和洛可可的家具在这里显得格外别扭。
 
 
 
 
 
暴发户往往会用一种极为表面化的金碧辉煌来体现优越感。/Pexels
 
 
法国室内设计师弗朗索瓦卡特鲁(Francois Catroux)曾在《名利场》杂志表示:上世纪80年代,人人都想看起来很有钱,许多暴富的金融大佬和他们的太太想把家里装修成19世纪的宫廷风,但是只有罗斯柴尔德家族才配得上罗斯柴尔德式的室内装潢,其他人这样尝试就显得奇怪,因为他们的房子没有足够高的天花板以及合适的格局。
 
 
从事欧洲社会研究工作的Luning Wang说:“被误解的法式家居进入国内后笑话百出。主人明明追求的是‘法式’华丽,家里却尽显土味——可见平层并不适合‘凡尔赛’。缺少独特的点缀和随意的优雅,所谓的法式轻奢,奢得千篇一律,是假装有品的攀比,看不出文化沉淀和本该有的韵味。”
 
 
她认为:“在国内的许多媒体上,总是看到对法式轻奢的描述是‘简约、现代’。其实准确地讲,这种新法式走的都是巴黎的奥斯曼(Haussmann)公寓风格。巴黎有60%的建筑都是这种风格。”
 
 
奥斯曼风格建筑的特点是统一的灰色石砌外墙、镶花阳台,房顶45度角倾斜,目的是为了让街道能够最大面积地享有日光照射。奥斯曼风格住宅还具有极强的阶级特色。与现在高级公寓楼层越高身份越高的暗喻不同,在奥斯曼风格住宅中,越往上走,外墙设计越简单,居民阶级却越低。
 
 
 
 
 
奥斯曼风格建筑的特点是统一的灰色石砌外墙、镶花阳台,房顶45度角倾斜。/Pexels
 
 
店主一般住在二楼,一楼为他们的店铺,资本家也住二楼,因为二楼配有很大的阳台,三楼和四楼为中产阶级,顶层的“保姆房”则是留给仆人和小职员住的。
 
 
19世纪,奥斯曼风格建筑垄断巴黎,时任塞纳大省省长的乔治-欧仁奥斯曼男爵(Georges-Eugene Haussmann)对巴黎进行了改造,共建造了4万多座优雅的奥斯曼风格建筑。
 
 
“法式生活”并非真的随意,但起码不能被看出刻意
 
 
巴洛克、洛可可和帝国风格的家具确实是欧洲建筑文化鼎盛时期遗留下来的产物,但华丽复古却并非法国富人唯一追求的家居风格。
 
 
Luning Wang说:“国内许多基于奥斯曼风格而建造的所谓法式轻奢风格样板房的问题在于:它们在突出优雅的同时却忽略了时光可以雕琢韵味的事实,过份追求奢华,体现的则是过于严肃、刻意,这与自由惬意的法国精神与风尚背道而驰。”
 
 
 
 
 
真正的巴黎公寓有些也会融入北欧中古家具。/Pexels
 
 
真正的巴黎公寓,其家具选择不会局限于大牌,有些也会融入北欧中古家具,或者可收藏的独特设计师家具,再适当搭配一些主人收藏的精美艺术品,让家居体现主人的个性。公寓透露的些许破旧和时代感就如同法国女人粘在下眼角的睫毛膏、一丝皱纹、蓬乱的头发一样散发着自然的魅力。
 
 
一味追求“法式”风格忽略了家居应该是房主品位、性格和阅历的折射,少了那些有历史沉淀的物件、书籍和艺术品的家显得苍白无力。
 
 
巴黎土生土长的阿尔玛·佐杜洛夫斯基(Alma Jodorowsky)是一个新生代演员,同时也是时尚博主,日常穿搭以法式风格为主。她说:“很多人只会把巴黎女人想象成一个‘白瘦美’的模版,想一想其实挺可悲的。实际上法国是一个包容的国家,法式风格也无法被简单定义。”
 
 
 
 
 
无法被简单定义的“法式风格”。/Pexels
 
 
法国时尚博主安妮-劳拉·梅斯(Anne-Laure Mais)现居巴黎,是这两年大热的法风博主。她的穿搭、家居风格一直是商家争相模仿的对象。
 
 
安妮-劳拉·梅斯阐述了自己对于法式生活的看法:“法国家居除了设计外,更多是一种生活方式的体现,美酒、美食,人们很享受优雅高级的生活方式。”
 
 
在安妮-劳拉·梅斯看来,法国人对生活品质的追求并不外露,而是从生活中的一个个细节体现出来。比如家具虽然看不出品牌,但是桌子、椅子甚至墙纸均出自设计师之手:Gucci的椅子,英国House of Hackney的墙纸,法国Bernadaud的甜品餐具,茶具则是设计师Elad Yifrach的L'Objet,还有墙边架子上摆放着的护手霜、香薰,共同营造出一种法式生活的氛围。
 
 
当代法式风格不再是浮夸奢华的代名词,新法式也不是巴洛克和洛可可,而是通过慵懒、舒适及适当的简约、空无来体现某种阶级差异性。这种极简通常需要更复杂的设计才能体现出来,这反而并不简单。
 
 
 
 
 
极简通常需要更复杂的设计才能体现出来。/Pexels
 
 
薇洛妮克·科特雷尔(Véronique Cotrel)是法国家居设计师,她说:“居室白色干净的护墙立面,饱有温度的家居陈设和窗外郁郁葱葱的法国梧桐,这是女主人憧憬中法式公寓应该有的样子。”
 
 
从家居搭配而言,法国的建筑和家具风格主要包括法式巴洛克风格、洛可可风格、新古典风格、帝政风格等,是欧洲家具和建筑文化的顶峰。此外,法式风格既对建筑的整体方面有严格把握,又善于在细节的雕琢上下功夫。建筑多采用对称造型,屋顶一般会有精致的老虎窗,外立面色彩典雅清新。
 
 
那些时髦精家里必备的网红家具单品,都在某宝上被疯狂“致敬”
 
 
法国人喜欢曲线美,巴黎装饰艺术风格外观的家具,都有着形式简单却非常夸张的曲线。例如沙发上摆满了大块的东西,没有椅子腿的椅子,大量的凳子和桌子看似随意摆放却又总能呼应主人生活中和家具一样弯曲的动线。
 
 
 
 
 
巴黎装饰艺术风格外观的家具,都有着形式简单却非常夸张的曲线。/Pexels
 
 
例如大热的“贝壳椅”(Shell Chair)就是法式风格带起的爆款。
 
 
丹麦设计师汉斯·瓦格纳堪称“造椅巨匠”,除了贝壳椅,他设计的“Y椅” “牛角椅”都是被疯狂致敬的对象。谁能想到现在还火的“贝壳椅”其实早在1963年就诞生了。翼状线条和锥形椅脚弯成的拱形曲线实现了其轻盈律动的美妙造型。据他所说,这是一把没有反面的椅子,从各个角度来看都是美丽、快乐的。
 
 
“贝壳椅”刚推出时并没有得到认可,仅有15张试坐版得以生产,后来,丹麦家具品牌卡尔汉森 (Carl Hansen & Son)公司于1998年重新推出了“贝壳椅”并立刻走红家居界。
 
 
 
 
 
“贝壳椅”走红家居界。/Pexels
 
 
法式家居带红的家具单品也被某宝的家具厂家疯狂抄袭,再贴上Instagram风的标签,就能迎来热卖。郁金香桌椅也是法式曲线家具的代表单品。20世纪50年代,设计师埃罗·沙里宁(Earo Saarinen)早已对日常台面下凌乱不已的各种“腿”忍受到了极限。
 
 
经过5年的反复试验,他终于创造了“支柱体系”:使用单腿底座。郁金香椅也因如同酒杯般的底座与郁金香的形态颇为相似而得名。
 
 
昌迪加尔椅也是当下大热的家具款式。设计师皮埃尔·让纳雷(PierreJeanneret)运用防潮防虫俱佳的缅甸柚木、透气性良好的藤编,以及标志性的倒V形腿设计了庞大系列的椅子,被称为“昌迪加尔椅”。
 
 
 
 
“昌迪加尔椅”。/Pexels
 
 
昌迪加尔椅其实很早就被设计出来了,但一直默默无闻。因为一次机缘巧合,在1999年法国家具古董商人的收购、修复与整理后,以及2013年纪录片《起源》的加持,昌迪加尔椅开始走红,随后成了家居博主家中的必备单品。
 
 
除此之外,还有Ant Chair(蚂蚁椅)、Drop Chair(水滴椅)、Egg Chair(蛋椅)、Swan Chair(天鹅椅),这些设计都在当时掀起一股新的风潮。
 
 
法式风格也成为许多设计师的灵感源泉。“设计之春”当代中国家具设计展已经成为展示中国家居设计行业趋势及新品消费风向标,众多原创设计师品牌把展览作为新品发布首秀。
 
 
在今年的当代中国家具设计展上,也能看到不少法式元素存在,例如室内设计师陈耀光设计的“马卡龙”坐垫。在陈耀光看来,生活艺术在空间展示中,应该释放更多视觉上的味蕾。
 
 
 
 
 
在陈耀光看来,生活艺术在空间展示中,应该释放更多视觉上的味蕾。/Pexels
 
 
《家居廊》总监孙信喜说:“看一个家居作品不应该只看到这个设计师所创造出来的激情,也要看他的生活方式。中国人接触当代设计仅有二三十年时间,欧式的、美式的,西方的新鲜事物开阔了人们的眼界,但我们却忽略了自己骨子里的东方基因。风格趋势也是一代代设计师创造的。无论是新法式还是新中式,在不同的时代一定会呈现不同的面貌。”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相关文章
  • 《旺达幻视》:不是命运选择了她,而是

    《旺达幻视》:不是命运选择了她,而是

  • 真正的法式风格,一点都不“凡尔赛”

    真正的法式风格,一点都不“凡尔赛”

  • 160多年来,我们都误读了达尔文

    160多年来,我们都误读了达尔文

  • 徐闻菠萝,凭什么?我在徐闻找到了答案

    徐闻菠萝,凭什么?我在徐闻找到了答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