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

最会取书名的作家

作者:admin 2021-06-05 我要评论

(图 谢驭飞) 文/庖普 去书店里随便抽出十本新书,大概会发现其中有五本的名字都很平淡,还有一些莫名其妙。平淡的如《背叛》《饥饿》《天意》《华兹华斯传》,...

(图 谢驭飞)

 

文/庖普

去书店里随便抽出十本新书,大概会发现其中有五本的名字都很平淡,还有一些莫名其妙。平淡的如《背叛》《饥饿》《天意》《华兹华斯传》,莫名其妙的如《我为什么自己的书一本没写》。取平淡的书名显得作者低调或自信,取莫名其妙书名的则显得很高深或者很戏谑。

给书取名可以是一种艺术。美国著名记者盖伊·特立斯除了著有《王国与权力》,还有一本写纽约各种人物的,英文原名叫“名人和无名之辈”,中文翻译得更漂亮:《被仰望与被遗忘的》。如此并列式的书名还有《裸者与死者》《喧哗与躁动》《最优秀和最聪明的》……

有些作者给书取名时不太讲道理,自己辛辛苦苦写了一本书之后,想叫它什么就叫它什么,有时甚至会在其中埋藏一个只有他们自己才知道的秘密。

还有很多作家不那么任性,会给自己的书取一个很吸引人的,或者让人好奇的名字。比如我一个朋友觉得《维罗妮卡决定去死》就让人感到很好奇:维罗妮卡是什么样的人?她为什么要去死?她最后死成了没有?

澳大利亚作家克莱夫·詹姆斯在《文化失忆》中说,海明威是给书取名字的能手,“他太会引诱读者了。他的书名就像无声的音乐在书店中回荡,攫住顾客的心。他的一些最好的书名都是他原创的,像《乞力马扎罗的雪》《过河入林》(E.B.怀特写了部滑稽批判的戏仿之作《过街入烤肉店》),后来成了一个套路,到处都有人弄出一个类似结构的书名来,不是过这入那,就是过那入这”。

有本书叫《最后一个莫西干人》。带“最后”的书名很多。詹姆斯说:“‘最后’这个词天生带着浪漫的感觉,都快被用滥了:《最后的浪漫主义者》《最后的大亨》《布鲁克林最后的出口》。‘所有’这个词诱惑力太强了,《我所有的儿子》还算不错,正如《所有兄弟皆勇者》和《所有江河向东流》,但是《所有悲伤的年轻食人族》就让所有带‘所有’的书名都面目可疑了。”有人开玩笑说,既然“最后”和“所有”都很强大,“最后的所有”岂不是要无敌了?

克莱夫·詹姆斯懂意大利语、西班牙语、日语等七门外语,他说:“外语书名转换到英语中总会丢失一些东西,但是有时也可以丝毫不差,如《蓝天使》和《鼠疫》。个别情况下,翻译后还会有意外的收获,这方面萨冈非常幸运:《你好,忧愁》。马尔克斯也一样,不是《百年孤独》,这个书名跟书一样海绵味十足,好的是《族长的秋天》……当原文语种和英语相差巨大,译者几乎可以自己平地起书名的时候,结果往往相当好,三岛由纪夫就是一例,《午后曳航》令人过耳难忘,《天人五衰》荒芜与丰盛共生。”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相关文章
  • 说蒜

    说蒜

  • 最会取书名的作家

    最会取书名的作家

  • 无妆之年

    无妆之年

  • 心惊肉跳的旅途

    心惊肉跳的旅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