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

躺平学简史

作者:admin 2021-05-31 我要评论

躺在床上是一门伟大的艺术,不需要任何理由或借口。 据说现在有些年轻人不但在践行躺平的人生哲学,还在对它加以理论化。其实躺平学源远流长,且近年有复兴之势...

“躺在床上是一门伟大的艺术,不需要任何理由或借口。”

据说现在有些年轻人不但在践行躺平的人生哲学,还在对它加以理论化。其实躺平学源远流长,且近年有复兴之势。

英国散文家切斯特顿写过一篇《谈躺在床上》,“躺在床上是一门伟大的艺术,不需要任何理由或借口”。

马克思的女婿保罗·拉法格在《懒惰的权利》中说:“在资本主义文明占统治地位的国家,工人阶级普遍有一种奇怪而错误的观念,就是爱工作,无限热爱工作,哪怕耗尽个体及其后代的生命力。神父、经济学家、道德家非但不反对这种精神失常现象,反倒往工作上投下神圣的光环。我们的世纪,被称为工作的世纪。实际上,它是痛苦、不幸、堕落的世纪。

 

《如何悠游度日》书封

英国人汤姆·霍奇金森1993年创办了《闲人》杂志,2006年出版了《如何悠游度日》;2013年,德国作家贝恩德·布伦纳出版了《躺平》一书。

《躺平》书封

年轻人选择躺平,部分是因为再怎么努力也赶不上有钱人了。贝佐斯买了一艘长400多英尺的超级游艇,竖立起来几乎和埃及的吉萨大金字塔一样高,和巴黎的埃菲尔铁塔的一半差不多。下水航行可能需要配备60名船员和服务人员。这艘游艇造价约5亿美元,但和贝佐斯2000亿美元的财富相比只是九牛一毛。贝佐斯还要额外购买一艘比较小型的“支援游艇”,这艘扮演支援角色的游艇能够提供直升机起降,而母船超级游艇因为甲板上有三根桅杆而无法让直升机起降。贝佐斯的女友、电视主持人劳伦·桑切斯是一名受过训练的直升机驾驶机师。

贝恩德·布伦纳说,我们站立时,远处分开了天和地的地平线许诺了一些我们未知的东西,但它也代表了一个我们不能抵达的边界。每当我们靠近时,它都会移得更远,是一个我们永远都达不到的目标。坐在椅子上还需要控制一下身体,躺下毫不费力。

霍奇金森说,跟努力工作相比,躺着是更有人性的生活,躺着不等于一事无成。“通过在床上躺着,我们使自己脱离了机器的层次。机器人从不反省,它们只会大步前进。无为可以大有作为。”福尔摩斯的一大秘密就是靠烟草和软垫过日子。遇到棘手的案子,他只会穿着吸烟服,抽着烟斗,懒洋洋地坐着思考几个小时。17世纪的法国哲学家笛卡尔同样懒得动弹。他早年就读耶稣会学校的时候,早上完全爬不起来,就是别人拿桶冷水浇他的脸,他也只会翻个身子继续睡。人们很容易理解,为何如此懒得动弹的人会得出结论说,身体和思想是两个无关的实体。懒惰催生了他的二元论。林语堂说,躺着能透过一层玻璃或珠帘来观察人世的真相,对现实世界投以诗意的想象光环,使其具有魔术般的美感。

躺着有利于作家的创作。“躺在床上假寐的时候,精神远没有受到什么禁锢,相反,倒是处于最自由灵动的状态。”

《追忆似水年华》书封

普鲁斯特说,他习惯躺在他那张黄铜床上写作,尤其在他人生的最后几年,他因病而不得不在铺满软木的卧室里完成《追忆似水年华》。诗人华兹华斯最爱置身漆黑之中,在床上写诗,一旦有纸张掉落,他就再从头写起,因为黑暗中找东西太麻烦。德国诗人海涅也是在床上完成晚期作品的。《纯真年代》的作者伊迪斯·华顿遁逃到床上写作,以躲避服装礼仪的麻烦,在床上她可以不用穿马甲,而这有助于她思绪的翱翔,就连八十大寿,她都是在床上切蛋糕庆祝。

《倦怠社会》书封

德国哲学家韩炳哲提出要掌握缓慢、沉思的艺术,他在《倦怠社会》中说:“超人是悠闲的。尼采反对过度活跃。强大的灵魂拥有宁静,他行动迟缓并对一切过于活跃之物感到厌恶”。在《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中尼采写道:“你们所有热爱苦工的人,你们热爱快速、新颖和陌生之物。你们无法承受自身,你们的辛劳是一种逃避,是意图忘却自我。”画家保罗·塞尚是沉思专注方面的大师,他曾表示能够观看到事物的芬芳。将气味转化为视觉印象,这需要一种深度注意力。在沉思状态中,人能够从自身出离,将自己沉浸于事物之中。

齐泽克光着身子躺在床上思考哲学。 德国哲学家彼得·斯洛特戴克说:“你无需只是因为你醒来后日上三竿了,就冲出去积极地生活。”年轻人本可以坦然地说,躺平不需要辩护和复杂的哲学基础,它是一件很踏实的事情,我们都会这门艺术。躺着意味着放松、知足、悠闲、享受,那才是生活。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相关文章
  • 范雨素的真实与不真实

    范雨素的真实与不真实

  • 为了不冷场,你都聊过什么?| 周末嘚啵

    为了不冷场,你都聊过什么?| 周末嘚啵

  • 躺平学简史

    躺平学简史

  • 身为社畜,我享受骑自行车的自由

    身为社畜,我享受骑自行车的自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