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

急诊室的一夜

作者:admin 2021-05-19 我要评论

(图 陈曦) 文/潘雪 夜里12点多,正带着俩娃儿睡觉,突然卧室门被推开,老公说:咱爸打电话来,说他血压200多,头晕,我给要的车,现在正去医院!突然被喊醒,...

(图 陈曦)

 

文/潘雪

夜里12点多,正带着俩娃儿睡觉,突然卧室门被推开,老公说:“咱爸打电话来,说他血压200多,头晕,我给要的车,现在正去医院!”突然被喊醒,我的脑袋是蒙蒙的,都没反应过来是谁生病了,慌忙中赶紧起来穿衣服准备去医院。

路上没什么车。我的车开得很快,脑袋却感觉转不动。父亲一个月前刚刚做了全面的体检,除了转氨酶有点高,其他都是挺好的。怎么会突然半夜发病呢?到了急诊室,看见父亲躺在急诊室的门口,大夫刚给量完血压、做完心电图,让母亲签完字,正准备要去做CT。我赶紧和母亲一起推着父亲去做CT,途中问父亲的感受,说是血压230,头晕头疼,右半身麻木。做完CT,等了十几分钟,结果出来了,排除脑出血,初步诊断急性脑梗死。

做完CT回来,父亲被安排到急诊室内接受治疗,戴上血压、心脏监护装备,也开始打上吊水了。过了一会儿,神经内科的大夫叫我过去,说现在有两种治疗方案,一种是溶栓,一种是保守治疗,需要做选择。

溶栓?保守治疗?对于一个没有医学知识的我,不知道该如何选择。思来想去,还是保守治疗吧,家属签字。

回到父亲身边,看着父亲开始打各种吊水,我赶紧打开手机,上网查查有没有父亲这种情况。知乎上有一个帖子有点类似,也是选的保守治疗,特意交代要密切观察48小时。百度上说,溶栓的最佳时间是4.5小时,过了这个有效时间,溶栓意义也不大,溶栓最大的后果就是可能引起脑出血。我一边观察着血压仪,血压正在逐渐往下降,一边和父亲说说话,问问他的感受。他的意识和表达一直都是清楚的。

急诊室的病床前都有家属陪伴,一般可以通过家属的多少来判断病人的病情轻重。大房间里有一个男病人,看着年纪没我父亲大,胖乎乎的,好像一直在昏睡着,病床前围了好多家属,要不在一起商量什么,要不就去大夫那儿问问情况。我每次进出正好路过他的病床,都会侧目看一眼。

从凌晨1点多到凌晨6点,父亲一直在打吊水。据他自己感觉,头晕头疼的症状已经有所缓解,半身麻木的感觉依旧。到6点的时候,我实在忍不住,给我一个要好的朋友发信息,他就是神经内科的大夫,也是我心中最可靠的权威,主要想问问他我的选择是否正确。一直到6点半,他回电话过来,给我的答复是,如果他是当值大夫,也会建议我父亲选择保守治疗,因为他症状相对较轻,如果有致残倾向的时候,才会建议病人进行溶栓。一夜不踏实的心,终于落地了。

早上找大夫,大夫说我父亲可以转入普通病房了,赶紧来来回回办各种手续。在医生那儿见到夜里那个男病人的家属,正跟医生说家人商量好了,决定手术。正巧在旁边听着大夫给家属讲具体情况,才知道他是因为溶栓引起脑出血,马上要进行开颅手术。虽不知他刚来时的情况,但是听罢,也是感觉后背一阵凉。

在办住院的过程中,看到了急诊病历,有一页是病危通知书,上面是母亲的签字,那应该是我还没到的时候母亲签的,但一夜未曾听母亲提起。后来我问母亲怎么没告诉我,母亲说,她根本不知道大夫让她签的啥,就在iPad上签了。她也没看清,只想着赶紧签完字,让大夫救父亲。

这急诊室的一夜实实在在地给我这独生子女上了一课,以后夜里手机不能关机,没事多看点医学知识,遇到事情不能慌,大事要靠我拿主意了。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相关文章
  • 范雨素的真实与不真实

    范雨素的真实与不真实

  • 为了不冷场,你都聊过什么?| 周末嘚啵

    为了不冷场,你都聊过什么?| 周末嘚啵

  • 躺平学简史

    躺平学简史

  • 身为社畜,我享受骑自行车的自由

    身为社畜,我享受骑自行车的自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