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

家务的繁琐与抚慰

作者:admin 2020-10-29 我要评论

(图 谢驭飞) 文/欧阳宇诺 没完没了,脏盘子、煤桶、垃圾桶、便桶、热水、洗涤剂我没法停下;永远没有休息,再也没有了,永远、永远、永远我才刚刷完水池,明天...

(图 谢驭飞)

 

文/欧阳宇诺

“没完没了,脏盘子、煤桶、垃圾桶、便桶、热水、洗涤剂……我没法停下;永远没有休息,再也没有了,永远、永远、永远……我才刚刷完水池,明天还得刷,我太累了,没法思考,没法写作,没法阅读。我从床上起来,跌跌撞撞,目光呆滞,膀胱充盈,晃进了火—水壶—粥—面包的一天。”英国作家安吉拉·卡特如此写道。安吉拉婚后不愿为家务琐事牺牲自己的文学抱负,所以,她家的厨房积了厚厚一层灰,人们可以在上面写字。公用走廊上摆着十几个空牛奶瓶,安吉拉认为此事与她无关,“它们在走廊里繁衍了”。

20世纪60年代的英国,妻子最重要的职责就是将家打理得井井有条,家庭主妇平均每天花在家务上的时间是7个半小时。我没有考据过那时的家庭电器化设备,不知是否由于缺乏机器的帮助,导致完成家务占据了每日的三分之一时光。现今,如果我被告知有谁每日花费如此之多的宝贵时光用来完成家务,我一定会认为他是一个有自虐倾向的原始人。

保持一个家的整洁有序及良好运转当然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但我常常会为生活在一个科技突飞猛进的时代而无比感恩。安吉拉提到的那些令她不胜其烦的家务,如今都在某种程度上获得了便捷的解决方案。脏盘子、脏碗甚至锅具,都可以放进洗碗机,发出将近半小时的无伤大雅的低沉运转声之后,光洁如新的餐具及厨具会带给你“再做一顿声势浩大的美食也无妨”的勇气;“煤桶”已是时代的弃儿,“煤”早就不再是提供热量的原材料,天然气、电取代了它的地位,较之“煤”,它们更少污染,使用更方便;“垃圾桶”倒是一直存在,可是,生活中产生的很多垃圾可以扔进厨房水槽的粉碎机,这使得垃圾桶的使用效率及清洁度得以提高;灰尘可以用吸尘器解决,可转换的吸头令你不仅能处理地面的灰尘,沙发、床、书柜、墙壁等处的浮尘也不在话下。

其余家务琐事现今也以某种游戏模式进入了我们的生活。无论是炎炎夏日还是数九寒冬,房间里的温度通过空调就可调节,你甚至可以通过“云控制”,在返家后即刻感受到不用等待的完美温度;衣物的洗涤及晾晒也变得简洁,你只需将它们放进洗烘一体机,选取合适的模式,之后便可立即穿着或挂入衣帽间;各种分类精细、操作简单的厨具帮你做出营养美食,如果你仍嫌麻烦,大可打开各类应用程序,订购外卖……

如若现今的科技仍然无法令你感受到家务带来的抚慰,那你可掏出钱包,雇用家政服务人员。但在爱丽森·皮尔森的小说中,主人公因没有照顾好家政服务人员的情绪及度假地选择,而被她们炒了鱿鱼,这被主人公称为“家庭年度羞耻瞬间”。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相关文章
  • 诺奖得主测“新冠”

    诺奖得主测“新冠”

  • 家务的繁琐与抚慰

    家务的繁琐与抚慰

  • 半旧之魅

    半旧之魅

  • 关于历史,图像小说的可能性

    关于历史,图像小说的可能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