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

读者来信(1109)

作者:admin 2020-10-28 我要评论

令人为难的筹款帖 一位毕业多年、从未跟我联系过的学生突然建了一个QQ群,把跟她打过交道的老师们都拉进来,接着就拜托大家转发筹款链接,原来是她的侄儿得了急...

令人为难的筹款帖

一位毕业多年、从未跟我联系过的学生突然建了一个QQ群,把跟她打过交道的老师们都拉进来,接着就拜托大家转发筹款链接,原来是她的侄儿得了急性淋巴细胞白血病,急需一笔医疗费。

我始终有点犹豫。转吧,我跟当事人素未谋面,为什么要透支自己的朋友圈来做这个人情呢?不转吧,良心上又过不去,毕竟当事人很可怜。似乎有个隐形人在监督我,不转发就显得我缺乏跟病患及其家属共情的能力。

高校圈子人多力量大,人群构成单纯,相对来说筹款比较容易,于是总有人一对一地让我帮忙转发链接。譬如一名学生的父亲心血管破裂、一位高中同学患了肝癌、表姐的小爹得了严重的肺病、我经常光顾的某服装店店员的哥哥脑血管破裂、某个刚毕业的学生晨练时从五楼坠落重伤住院??每一件都是十万火急、人命关天的事,我自己可以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捐款,但是要求我转发到朋友圈,就很为难。这可能会给我的朋友们带来困扰,如果他们捐款了,是因为有我的信用和人情在背书。

早几年在高校的各种群里转发筹款链接,裂变效果非常明显。譬如我一个既美貌又有才华的学姐,全靠个人奋斗在一线城市安家落户,没想到丈夫不幸罹患肝癌,面对高额的治疗费用和房贷压力,她只好放下自尊求助筹款平台,不到三天时间就靠校友的力量筹到了60万元。

但是现在却不那么奏效了。为了那个晨练时从五楼不幸跌落的毕业生,我的同事们尽全力给他筹款,但最终也只筹到了14万多一点,离40万元的预期目标还很远。

据知情人士透露,很多筹款平台的工作人员每天蹲守在大医院,同时在网上搜集病例,一旦发现就主动提供筹款服务,在筹款结束后会抽取一部分报酬。筹款平台很笃定的是,自然会有善良的人为此买单。

网络筹款平台的商业模式抓住了中国人的软肋。大多数人平时缺乏保险意识,在大病大灾面前没有招架之力,最容易求助的就是筹款平台。很多人在他人遭难时会有恻隐之心,筹款平台挖掘了中国人朋友圈隐秘的潜能,但也近似于一种隐形的道德绑架。

也许是大家对层出不穷的筹款已经缺乏耐心了,也有可能是现在人们都不富裕,当微信朋友圈变成筹款平台的工具,变成各种微商争抢注意力的场域,它也有被耗尽的那一天。(读者 雪国)

 

孤独老人

早晨,我去早市买菜,发现路边比平时又多出一个卖西红柿的老人的摊位。老人差不多70多岁,头发全白。他的西红柿分两堆存放,上面各插着一个写着价格的纸板。老人看我停下来,就给我拿了一个袋子:“随便挑,喜欢哪个拿哪个。”说着他拿起手机,一边看新闻一边念,顺带还评论两句。

挑完以后,我让老人算算多少钱。老人看了一眼秤:“五块八,给五块就行了。”我有点不好意思:“卖菜要起大早,不容易,怎么能少给?”说着就拿手机给他付款。老人却笑着说:“我不是为了卖菜,就是想找点事情做,闲得慌啊!”

老人指指旁边的小区:“我在那儿住,两个儿子给我买的房子,他们都是做生意的,忙得整天看不见人。我不想跟着其他人在花园里打牌,也不想唱歌唱戏,就想找人说说话。我不缺钱也不用钱,我儿子们啥都给我买好了,你看这衣服,都是新的。”

老人的爽朗把我逗乐了,我付完钱准备离开,然而刚走没几步,又听见老人的大嗓门。转身看去,他正在跟一个弓着背的老太太说话:“你不要给我钱,我的西红柿不要钱。”

原来,老太太要买老人的西红柿,老人觉得她老了,需要照顾,就要白送,而老太太不同意。等我一过去,老太太就对我说:“姑娘啊,你说我为什么要让他白送,他卖菜多辛苦啊,我哪能白占便宜?”我点点头,理解老太太,就对老人说:“您收下钱吧,这样阿姨心里就好受了。”老人想了想,像孩子一样噘起嘴:“好吧,我本来也想做好事呢,结果人家还不同意。”

老太太和我聊天,说自己每天都来早市。我说如果她愿意,可以陪她在早市上走走说说话。老太太点点头,使劲儿抓了抓我的胳膊:“我的腿不方便,孩子们给我雇了钟点工,每天过来做饭,但人家做了饭刷完碗就走,这一天天的,都是我一个人。”

“哈哈,跟我一样,没人愿意理了,就来早市上找人说话了。”旁边的老人调侃道。

这让我想起邻居那位老太太,80岁高龄,腿脚不太利索,每天只能在楼上“困”着,除非孩子们来了推她出去散心。但孩子们也忙,只在吃饭时过来给她送饭,关心两句,就匆匆走了。也因此,她经常敞着门坐在门口,看到邻居们上楼,就热情地打招呼。我想,她应该也是为了找人说说话吧。

(读者 巴拉)

陪狗最后一程

家里的波音达犬“剩剩”已经13岁了,大型犬普遍比小型犬短寿,折算下来它已经相当于人类91岁了。然而直到今年年初,从它的外表还看不出老态,对面楼栋那条10岁的金毛,早已步履蹒跚,脸上有一大块皮毛白化,像京剧里的曹操。

老了的“剩剩”,渐渐不像以前那么听话了。有时带它去郊外,走远了便喊不回来。有一回我大声地训斥它,它竟东张西望,一副无所谓的样子。

“它应该已经失聪了!”身旁一位也在遛狗的女士说。我这才恍然大悟,平日没有留心观察。以前我们在家吃零食,在另一个房间躺着的“剩剩”一定会跑来,流着口水望着我们,如今我们这点响动已经惊动不了它了;原本“剩剩”很怕打雷,现在却能在雷声中酣睡。

到了今年夏天,“剩剩”的后腿渐渐不给力了。下楼时常摔倒,上楼则要花很长时间。“剩剩”曾是小区里狗界的运动健将,跑起来几乎没有哪条狗追得上,原地能跳上1.5米的台子。小区里许多居民没有文明养犬习惯,狗四处溜达。遛狗时常有恶犬跑来挑衅,“剩剩”即便被牵着,也常常能几下就降服对方。然而如今的“剩剩”,见到40厘米高的围栏,都得绕着走;比它小一圈的狗,都能干得赢它。

那天父母来家里串门,正巧“剩剩”肠胃不适,憋不住在客厅大便了。我费了半个小时才清理干净,房间里仍有臭味。父亲要我开车将“剩剩”带到郊外,一扔了事。母亲也赞同,说养它13年,对得起它了。我知道很难说服他们,便转移了话题,我绝不可能遗弃跟随我们一生的“剩剩”。

看“剩剩”的情形,它应该只剩一两年了。这一两年里,我们会遇到许多难题,比如也许要抬着它上下楼,不过我们打算咬牙坚持。一定要让它的狗生画上一个完美的句号,这也是在锻炼我们的责任心。等它去世后,我们不会再养狗了。我们的城市正在扩容,人口越来越多,并不适合养狗。而且我们也渐渐老了,十几年后未必有精力让一条老狗安度晚年。(读者 阿紫)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相关文章
  • 瑷珲的庚子年(六):寿山将军的献祭

    瑷珲的庚子年(六):寿山将军的献祭

  • 读者来信(1109)

    读者来信(1109)

  • 那时,莱昂纳多极端年轻的女性美

    那时,莱昂纳多极端年轻的女性美

  • 标题的变迁

    标题的变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