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

标题的变迁

作者:admin 2020-10-28 我要评论

(图 谢驭飞) 文/欧阳宇诺 编辑认为我的文章标题过于平实,仿佛索引中的条目。达尼拉费里埃说,像《如何在一夜之间征服美国》《这颗石榴在黑人青年手里是武器还...

(图 谢驭飞)

 

文/欧阳宇诺

编辑认为我的文章标题过于平实,仿佛索引中的条目。达尼·拉费里埃说,像《如何在一夜之间征服美国》《这颗石榴在黑人青年手里是武器还是水果?》是有效的标题。一个好的标题能在书店里温暖读者的心,让读者与书产生共情,让作者有可能省去过多的解释。

如果在书店里看到拉费里埃所说的有效标题,我应该不会立即翻开,一探究竟,因为它们终究和我的喜好之间存在某种偏差。于我而言,能够吸引我的标题往往并无章法可言,那种隐秘的偏好藏在心中某处,无法细细梳理,只能静待被击中后,心脏停摆一秒的一见钟情的感觉来袭。这种强烈的感觉或许是由标题中的某个别致词语引起,或许是被标题带来的整体氛围引发。而“别致词语”或“整体氛围”又可细化为很多类型,它们或许是怀旧的,或许是新奇的,或许是令人惊喜的,也或许是不合逻辑的……

同样持有标题肩负着“吸引读者注意”这一重大责任理念的还有英国小说家戴维·洛奇。在他看来,早期英语小说的标题几乎清一色都是故事主人公的名字,比如《摩尔·弗兰德斯》《汤姆·琼斯》和《克拉丽莎》。随着时间的流逝,小说家发现,原来标题可以传递不同的内容,有些可以表达主题,如《理智与情感》;有些可以暗示莫可名状的神秘,如《白衣女人》;而有些可以勾勒出特定的场景或氛围,如《呼啸山庄》。从19世纪某时开始,小说家们刻意在标题中引经据典,如《远离尘嚣》(哈代的《远离尘嚣》出自英国诗人格雷的诗歌),这种做法一直持续到20世纪。现代主义小说巨匠们心仪带有象征、隐喻意味的书名,如《黑暗的心》《尤利西斯》和《虹》。

美国作家斯蒂芬·金写初稿时,往往先随便写个标题,因为他坚信往下写时一定能找到更合适的题目。就算他想不出更好的标题,编辑也会帮忙出主意,虽然结果多半很糟糕。诗人布莱兹·桑德拉尔则与金不同,他必须先找到一个好的标题,之后才能开始思考别的。明确一个足够好的标题之后,他的灵感才会堆积,才会产生结晶。

不讨喜的标题在书籍再版时也有被改变的机会。侦探小说家劳伦斯·布洛克曾经写过一本有关如何创作小说的书籍,编辑确定的书名是《小说创作:从情节到出版》。布洛克不喜欢这个标题,他在书中尽量避免向读者传达“你必须这么做”的理念,而这个标题传达的却恰是这种机械的感觉。若干年后,这本书的修订版被改名为《小说的八百万种写法》。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相关文章
  • 那时,莱昂纳多极端年轻的女性美

    那时,莱昂纳多极端年轻的女性美

  • 标题的变迁

    标题的变迁

  • 我恨您

    我恨您

  • 危险的厨房

    危险的厨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