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

我恨您

作者:admin 2020-10-28 我要评论

(图 谢驭飞) 文/张天骄 高阳在他的《红顶商人胡雪岩》里曾经提到旗人多礼。旗人问候来客,从旅途安顺到府上安好,能问候上七八分钟。金启孮在《北京的满族》中...

(图 谢驭飞)

 

文/张天骄

高阳在他的《红顶商人胡雪岩》里曾经提到“旗人多礼”。旗人问候来客,从旅途安顺到“府上安好”,能问候上七八分钟。金启孮在《北京的满族》中也有类似表述:“满族是一个很讲礼貌的民族,虽老夫妻之间也对称‘您’。但一抬起杠来,甚至进而吵嘴,老太太就能指着老头说:‘我恨您。’真是虽吵嘴而不忘礼。”

其实,不仅是满族,只要身处老北京的人,都会如此。赵衍的《老饕随笔》里曾经回忆自家的厨子,每隔几天就会让剃头师傅来给他剃头刮脸。“完事后,厨子都会掏出一毛钱交到剃头师傅手里,然后再作个揖说:‘费心费心。’那剃头师傅总会说:‘这怎么话儿说的,甭给了。’说着,将一毛钱和剃头工具一起收起来。这套仪注,我看了无数次,给的还是给了,要的也还是要了。”

普通百姓尚且如此,达官显贵那就更不用说了。鲁迅在《中国文与中国人》里写过一个瑞典籍的汉学家的遭遇和困惑:尽管他熟悉中国话,和普通人交流一点儿问题都没有,但上流社会的人说的话,他一个字也听不懂。最终他恭恭敬敬得出结论:中国文字好像一个美丽可爱的贵妇,西洋文字好像一个有用而不美的贱婢。

如果说谦辞敬语的出现是源自对社会秩序的顺从和更高层次的向往。那么语言禁忌往往是对某种事物的恐惧。在回忆老北京的文章里,很多都提到这样那样的禁忌:卖野兔的只能叫卖“野猫”,而不敢说野兔。因为“兔子”是同性恋男子的别称,怕人家误会。卖鸡蛋的不说是“鸡蛋”而说“鸡子儿”,鸡蛋做成菜称为“果儿”“木樨”“黄菜”“芙蓉”。后来干脆连“鸡”字也忌讳,改称为“牲口”了。

作者也给出了解释:北京城是天子脚下,有皇帝就得有太监。太监也经常下馆子听评书,他们格外敏感,总怀疑有人在暗讽自己,偏偏这些太监还得罪不起。

不敢说鸡说蛋是对权势的恐惧。《红楼梦》里园子着火了,人们只说“走水了”也是恐惧。湖南话管腐乳叫“猫余”,则是对野兽的恐惧。“腐”字发音类似“虎”,所以必须把“腐”念作“猫”,才能克服心理障碍。

还有一种情况,敬辞也是一种禁忌,但却与恐惧无关。法国哲学家贝尔纳-昂利·列维说他和妻子相互说话时从不使用表示亲密的“你”,只用正式的“您”。他进而解释说,所有色情主义的理论家都知道,当没有距离的时候,就没有界限。没有界限,就没有禁忌。没有禁忌,就没有违背。没有违背,就没有欲望。这是一种新的解释:不使用敬语,就能从禁忌的僭越中获得快感。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相关文章
  • 标题的变迁

    标题的变迁

  • 我恨您

    我恨您

  • 危险的厨房

    危险的厨房

  • 我们那些不足挂齿的忧伤

    我们那些不足挂齿的忧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