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科

希拉克逝世:不止是“法国人的总统”

作者:admin 2019-10-14 我要评论

和许多活跃于上世纪八九十年代的著名政治家比如撒切尔夫人或者老布什一样, 雅克勒内希拉克(Jacques Ren Chirac)在退休之后收获的名声比他仍在担任总统时要好...

和许多活跃于上世纪八九十年代的著名政治家——比如撒切尔夫人或者老布什——一样,雅克·勒内·希拉克(Jacques René Chirac)在退休之后收获的名声比他仍在担任总统时要好得多。
尼古拉·萨科齐小丑般的嘴脸以及层出不穷的财务丑闻使法国人重新怀念起了风度翩翩、精通艺术品收藏的希拉克;当巴黎在形形色色的族群冲突和恐怖袭击之下战栗时,回忆“推土机雅克”兼任首都市长时宾朋满座、胜友如云的往事也会让人感到些许宽慰。希拉克糟糕的健康状态在无形中助长了这种趋势:受中风、心脏病和阿兹海默氏症影响,自2014年起,这位资深政治家就很少离开他在塞纳河左岸的豪宅以及医院,因之无法再对欧洲主义式微、政治平民主义兴起乃至美欧关系恶化等对立尖锐的问题发表看法。而一个不站队的老人获得的爱永远比恨多。
是的,在评价希拉克的问题上,法国人重新表现出了他们在面对拿破仑、克列孟梭、戴高乐时曾经有过的那种健忘症。2014年之后,人们已经忘记了萨科齐这个不合格的接班人正是希拉克亲自首肯的,忘记了他常常令人诟病的奢侈生活和被判两年监禁的污点,甚至忘记了他的受信任程度一度只比让-马里·勒庞高出些微。在巴黎街头,一位老年市民告诉法国国际广播电台(RFI)记者:“希拉克对所有人都做出朋友般的友善姿态,总是面带微笑,并且不介意被人评论。”这也是这位前总统、老资格戴高乐主义者留给公众的最后印象。
当地时间2019年9月27日,法国巴黎,法国前总统希拉克逝世,民众前往爱丽舍宫吊唁。
9月26日,希拉克基金会对外证实:身患多种疾病的雅克·希拉克于当天上午在巴黎家中去世,享年86岁。从政治光谱属于中左翼(社会党)的前总统奥朗德到极右翼(国民阵线)老对手勒庞,法国主要政党的头面人物不约而同地在第一时间对希拉克的逝世表示了哀悼,这正是“推土机雅克”擅长与不同背景、不同政见的政客共事的一个缩影。
作为一位以戴高乐的继承者自居的右翼政治家,在45年的政治生涯中,希拉克曾经出任过左右共治政府的总理,也在中左翼控制议会的背景下赢得过总统大选,类似的情况在政治极化日益严重的今天已经很难想象。更重要的是,希拉克不仅是“(属于)法国人的总统”——和他的两位前任德斯坦以及密特朗一样,希拉克是欧洲一体化理念的积极践行者;欧元区启动、欧盟东扩、《里斯本条约》起草等重大举措,正是在他担任法国领导人期间得以实现。即使仅将其视为“顺势为之”,决心也并非人人皆有。
但左右逢源的手腕绝非一朝一夕便可练成。从银行家之子到总统,希拉克的爱丽舍宫之路走了40多年。
和偶像戴高乐一样,希拉克是短命的第四共和国(1946~1958)体制的反对者。阿尔及利亚战争期间,他曾以预备役中尉的身份服务于前线,亲身经历了那场漫长而痛苦的冲突。不过略显特殊的是,当时的希拉克是法国共产党的支持者。直到1962年进入蓬皮杜总理的办公厅之后,这位巴黎政治学院和国家行政学院的毕业生才真正成为了戴高乐主义者的一员。蓬皮杜将他称为“推土机”(Le Bulldozer)——这个绰号既是形容希拉克不达目的不罢休的执行力,也暗示了他举止粗鲁、令人生畏。无论如何,在后戴高乐时代面临重组的法国政坛,具有“推土机”作风的希拉克很快崭露头角。1974年蓬皮杜去世之后,他与前财政部长德斯坦结盟,在新产生的中右翼—右翼联合政府中担任总理。其时希拉克尚不满42岁,当选为国会议员也不过7年。
今天的法国国民记住的是希拉克亲切幽默的个人作风,这种印象主要来自于1977~1995年他担任巴黎市长时的言行举止。但在整个政治生涯前期,“推土机雅克”都以自行其是、难于驾驭而著称。他在1974年大选中抛弃了蓬皮杜内定的继任者沙邦-戴尔马,转而与德斯坦联手;却又在1976年年底与德斯坦分道扬镳,另起炉灶组建了新党派“共和国联盟”(RPR)。
 
希拉克
受右翼和中右翼脱钩以及戴高乐主义者内部分裂的双重影响,渔翁得利的社会党人密特朗在1981年大选中意外胜出。第五共和国历史上第一次出现了一位中左翼总统,这使得整个法国政治光谱中靠右站立的派别都把希拉克视为破坏规则、不择手段的小人。知名女政治家、曾经担任希拉克竞选顾问的玛丽-弗兰丝·加罗(Marie-France Garaud)对此有过一句促狭的评价:“我们曾以为希拉克的品质有如雕刻巨像的大理石,最终却发现他不过是制作浴缸用的彩色陶瓷,花花绿绿却脆弱不堪。
希拉克本人并不为此所动,他将长达十余年的政坛动荡视为赋予戴高乐主义以新生命的必要之举。原初戴高乐主义(Gaullism)是对美苏两极格局的应激式回应,它强调法国在国防和外交政策上的高度自主性,鼓吹国家干预经济,认为法国可以凭借西北非洲这一战略“后院”扮演美苏之外的第三强角色。
时过境迁,国家干预在欧洲经济陷入普遍衰退的七八十年代效用已然不济,法国在经济体量和国际影响力方面挑战美苏的可能性更是微乎其微。法兰西不再“特殊”,它必须把自己锚定在西欧,通过主导整个欧洲的一体化进程来塑造世界政治中的第三极。这也是希拉克倡导的“新戴高乐主义”在外交领域的支柱:一个由法德轴心主导的新欧洲,一个“联合起来的欧洲诸国,而非欧罗巴合众国”(当然,他本人直到90年代才最终坚定这一信条)。
然则要想按部就班地修改戴高乐主义的“原教旨”信条,就必须将那位老将军生前扶植的政坛班底一并收服。在这个问题上,希拉克展现了他的“推土机”性格:他拒绝向德斯坦等戴高乐派元老妥协,而是以选举作为动员支持者的工具,咄咄逼人地确立自己在戴高乐主义者中的唯一领袖地位。由于拥有巴黎市这个曝光率极高的平台,希拉克的姓氏往往和来访的各国领导人并列在一起,这对巩固他在全法国的知名度意义重大。人们所不知道的是,为了帮助自己的政治事业,希拉克还在巴黎市政府的预算下挪用了数百万法郎来资助共和国联盟的活动。这段往事最终导致他在2011年底被判两年监禁,不过因为缓期执行并未实际入狱。
1986年,因为失败的国有化政策而声望大跌的社会党政权在议会选举中丧失了多数席位,密特朗总统决定选择希拉克担任左右共治政府的总理。这段合作并没有持续很久:在1988年总统大选中,希拉克以8%的得票率差值输掉了与密特朗的直接对决,连带也结束了自己的总理生涯。所有人都知道,他不会再甘心扮演二号人物了,1995年总统大选是摆在他面前的唯一考验。整个过程有惊无险:在挫败了党内竞争者巴拉迪尔的挑战之后,希拉克以52.6%的得票率击败社会党候选人若斯潘,终于得偿所望。为了避免总统和议会任期不统一导致府院相争的情况频繁出现,在2000年,希拉克将共和国总统任期缩短为5年,经全民公决通过。
尽管自称将致力于弥合社会分裂,希拉克的第一个总统任期(仍为7年)给人留下的印象却极为复杂。随着新政府出台大刀阔斧的削减社会福利计划,法国在1995年底爆发了全国性大罢工,这直接导致社会党在1997年提前举行的议会选举中卷土重来,再度造成了左右共治的局面。在外交方面,希拉克的得分要略多一些虽则他在上任之初宣布进行核试验的决定引发过国际舆论哗然,但法国对波黑内战的主动干预立场迅速树立了“新欧洲”在全球人道主义问题上的积极形象。这种立场也符合希拉克的个人秉性:一位人道主义者。
2002年角逐总统连任的选情由于社会党陷入分裂变得相对明朗,但一个意外现象的出现引起了希拉克的警觉:极右翼政党“国民阵线”(FN)的创始人老勒庞闯入第二轮投票,一度成为“推土机”的主要挑战者。法国人通过投票给希拉克来表达他们对勒庞的厌恶,但对这位日渐老迈的总统,他们同样存在广泛的不满。
鉴于社会分裂和政治激进化的趋势正在恶化,共和国联盟在此次选举后立即改组为代表力量更加广泛的人民运动联盟(UMP),容纳了更多中间派人士。但希拉克企图扭转高失业率的努力失败了——2005年秋天,巴黎警方对近郊移民聚居区的整肃引发了一场长达三个星期的骚乱,接近3000人被捕。移民问题和宗教极端主义的阴影已经在法国时隐时现,而刚刚经历了一场中风的希拉克却没有足够精力化解险情。他正在迅速老去。
这一次,外交事务再度成为了希拉克挽回声望的主战场。2003年,法国政府公开表态拒绝参加美国入侵伊拉克的军事行动,展现了欧盟领导人对单边主义的拒斥立场。尽管2005年针对欧盟宪法的全民公投以惨败告终,但该法案的许多条款被纳入了2007年签署的《里斯本条约》,在希拉克退休之后最终获得批准,成为欧洲一体化进程中的标志性事件。法国作为欧盟领导者和多边主义原则维护者的形象得到了延续,这对今天坐困于欧洲怀疑主义的世界无疑是巨大的宽慰:想象一下,若是勒庞在2002年当选,法国将会经历什么。
出生在“二战”爆发之前的希拉克并不是一位伟大的革命家。在他离开爱丽舍宫之前,并没有能为化解族群矛盾、清理政坛积弊乃至调整福利政策留下足够长远的解决方案。但以传统政治家的标准而论,希拉克的得分已经足够高他对戴高乐主义内涵的更新,使法国在“冷战”结束前后的国际环境中,找到了继续前进的方向。他在欧洲一体化问题上的顺势而为,为今天法国继续扮演反对全球孤立主义的中坚力量的角色创造了可能。他对“二战”期间法国迫害犹太人往事的承认,他对宗教极端主义有先见之明的抵制,乃至他善于与不同政治派别、政见倾向共处的经验,意义已经超出了法国一国的范围。他作为出身名校、早早踏入政治舞台中心的上层精英,仍能与普通民众打成一片的个人魅力,与随后两任总统形成了鲜明对比,尤其令人怀念。

 

在2000年的一次访谈中,希拉克曾经告诉媒体:“当一个人承担政治责任时,最要紧的是使他自己的意图为民众所知晓。假使他还能使自己为民众所爱戴,那就更棒了。为人所知,为人所爱:他最终做到了。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相关文章
  • 这些著名的日本作家,为何最终都选择自

    这些著名的日本作家,为何最终都选择自

  • 希拉克逝世:不止是“法国人的总统”

    希拉克逝世:不止是“法国人的总统”

  • 战后日本经济为何迅速崛起?

    战后日本经济为何迅速崛起?

  • 席梦思

    席梦思